当前位置:主页 > 博金彩票网址 >
博金彩票网址

认为韩馥真就能守得住冀州的不过也就是个时间

来源:博金彩票_博金彩票网_博金彩票平台 发布时间:2019-01-20
内容摘要:韩馥一听荀谌所说,他其实明白了,自己的冀州是逃不出他袁本初的手掌心了。 这,如今只能如此了吗? 韩馥这人本来就没
 
    韩馥一听荀谌所说,他其实明白了,自己的冀州是逃不出他袁本初的手掌心了。
 
    “这,如今只能如此了吗?”
 
    韩馥这人本来就没什么大本事,如今一听荀谌给他说的这些话,他也是不得不害怕啊。
 
    “主公,冀州在这天下纷争之时已经保不住了,此乃天下大势。而如果说要在公孙伯珪,袁本初,还有其他的诸侯中选择一人的话,主公准备把冀州给谁?”
 
    韩馥一听,既然保不住了的话,那么还是给袁本初吧,毕竟自己和他袁家也是有些渊源的,反正不在自己手里,那么其实在谁手里也都差不多,但是自己还是偏向四世三公的袁家。
 
    “友若之意我已知晓,看来让出冀州如今却是不得不为之啊!”
 
    荀谌点点头,“不错,主公,若主公主动把冀州让与袁本初,想来他必然不会亏待于主公。但是倘若冀州是被人抢走,那么主公的后果……”
 
    荀谌没再往下说,后面是什么后果,他知道自己这个主公当然也是很清楚的了。
 
    一听到这里,韩馥一下就打了个冷颤。心说,对,与其真那样儿的话,自己就不如把冀州直接就让给他袁本初了,谁也不行,就袁本初他才是最合适的啊。
 
    “今日对亏了友若指点,要不险些耽误了大事!”
 
    荀谌一笑,心说自己如今为了晋身之资,连你韩馥这个主公都给装进去了,你还感谢我了!(未完待续。。)
------------
 
第三五一章 袁本初谋取冀州(完)
 
    韩馥他本来就是个没什么能力也同样是没什么太多主意的人,所以此时的他一听荀谌所说,他觉得是特别的有道理,所以马上就同意了把冀州让给袁绍。.而荀谌,当然了他的心中是很满意的,至于此时韩馥所下的这个决定,其他人倒是还都不知道呢。可想而知啊,到时在他提出来这个的时候,一些人会是何种想法,何种态度。
 
    韩馥派去求救的人是很快就到达了渤海,在他见到了袁绍后,把情况和袁绍如实这么一说,而袁绍他自然是二话不说,很是慷慨地就答应带兵去“帮忙”了,只是他还不曾想到,韩馥那边儿他其实已经决定要把冀州直接是送给他了。
 
    而这边儿袁绍正带兵向着邺城赶去,韩馥那边儿却是又一次地召集了所有人,除了张郃还有潘凤他们带兵去拒敌了之外,其他人是又一次地都到齐了。
 
    “各位,再次召各位前来,是馥想与大家在此商议把冀州让与袁本初一事,不知各位对此以为如何?”
 
    众人一听,心说什么?把冀州让给他袁绍袁本初?好几个人差点儿以为自己的州牧是不是得了什么疾病了,要不怎么能说出来这样儿的话。而田丰和沮授两人闻言更是马上就对视了一眼,而他们也一下就都明白了对方眼中的意思。心说如今真是大势彻底地去了,而且还是一去不复返的那种,冀州如今已经是到了神仙都救不了的地步了,唉,韩馥无能之辈啊!
 
    “主公,如今我冀州是兵多将广,粮草充足,根本就未到寸步难行的地步,为何说是要让与那袁绍袁本初?主公难道不知,此言一出,兵无战心,难再御敌吗?”
 
    说话之人姓耿名武字文威,他是个很忠于韩馥的手下。
 
    韩馥闻言则微微摇了摇头:“文威此言差矣,如今公孙伯珪势大,我军尚且不一定能与之相抗,万一袁本初又与其合兵一处,图谋冀州。如此一来,冀州算是彻底就要被人夺走了!所以与其如此,还不如直接就把冀州让与他袁本初。至少如此一来,公孙之危定解,而各位,想来袁本初亦不会去慢待的!”
 
    耿武一听,他心里是直摇头,心说自己主公实在是胸无大志啊。而一个大好的冀州,还没怎么样呢,如今这就要拱手让人了,这也实在是太懦弱了吧。
 
    耿武刚想再什么,结果此时旁边的一人说道:“主公不可,此事还请主公三思啊!”
 
    韩馥一看,正是冀州别驾闵纯,便问道:“伯典何意?”
 
    闵纯则说道:“主公,如今我军还并未到那水穷水尽之时,如此主公怎能把冀州让与那袁本初啊?如此便是自毁长城,自掘坟墓啊!”
 
    韩馥闻言心说,好你个闵纯闵伯典啊,如今的自己都已经解释得那么清楚了,怎么你们这不都是明知故问吗。还什么长城,什么坟墓,你难道不知,咱们抵挡不住人家,或者说我根本就保不住这大好的冀州啊。所以不把冀州送人家,还等人家明着抢走吗?就差我直接如此说了,难道你们不懂自己的意思?而此时韩馥把心一横,心说反正自己这冀州也要送人了,所以如今也顾不得在属下面前什么面子不面子的了。
 
    “唉,伯典,各位,我韩文节又何尝想如此?但是如今却因形势所迫,是不得不如此啊!”
 
    顿了顿,韩馥继续苦笑着说道:“今董仲颖挟持陛下,躲在长安。而当今天下又是大乱,群雄并起,我韩文节又何德何能,能守住这大好的冀州之地啊!所以与其有朝一曰被他人所夺,倒是还不如就让与他袁本初。想来袁家四世三公,袁本初又是袁家这一代之翘楚,各位如能都投靠于他,今后前程定当无量啊!而冀州归属此人,馥觉得也会是百姓之福!”
 
    众人一听,其实州牧这话说得也不是没有道理,确实他们也没几个人认为韩馥真就能守得住冀州的,不过也就是个时间的问题罢了。而且州牧也算是为属下为百姓想了,确实,要是被人强占和投靠人家,那根本就是两种待遇啊,对此这些人也不是不明白。
 
    辛评则说道:“主公所言甚是,能体恤属下,能为百姓着想。评以为,此亦不失为一个好办法!”
 
    耿武则是马上就出言反驳道:“辛仲治你言误主公,主公切不可听信他之所言,属下愿与冀州共存亡!”
 
    韩馥一看,心说你耿文威愿意与冀州共存亡,可别拉上我,我韩文节可不愿意这样!都到了这个时候了,你们怎么就不同意呢,为何非要是如此不可?难道死了就比活着还好?不值得啊!如今冀州一送人,那么大家就皆大欢喜了,这么一来多好,非要那个寻死觅活地去做什么!
 
    闵纯此时也出言说道:“纯亦是如此,还请主公三思,主公三思啊!”
 
    田丰和沮授两人也是心下感叹,心说别看韩文节其人虽然是没什么大志,更是没什么大的本事。但是其人的手下却也有忠义之士啊,像耿文威、闵伯典皆是如此之人。而且还有之前早已离开去拒敌的张儁乂,潘凤,也都不错,可惜这些人却是不得其主啊。至于辛仲治,荀友若之流,不过就是自私自利之人,而在他们的心中更多的却只有他们自己罢了。
 
    “我意已决,各位不必再多言!如此,就散了吧!”
 
    “主公,不可如此啊!”
 
    “主公,还请三思啊!”
 
    韩馥一看耿武和闵纯这两人,他可不愿再看到他们,众人刚动,结果他倒是直接先离开了。
 
    而沮授看着还想再追过去的两人,他把两人一拦,说道:“二位不必再徒劳了,州牧如今对此事已经是下了决心了,此却非是二位所能改变的!”
 
    两人一听是这个泄气啊,耿武则说道:“先生之前为何不劝说主公?”
 
    沮授闻言则缓缓摇了摇头,轻叹了口气,却没再多说,直接就离开了。
 
    而耿武和闵纯一看,也不知道该说点儿什么。不过耿武此时却是下定了决心,一定要尽自己的力让主公收回成命才是。
 
    当韩馥正在休息之时,下人禀告说耿武是特意来求见,而本来韩馥是不想见他的,但是又一想,耿文威追随自己多年了,要是就这么不见他,